普京的“孩子们”⑩|反对派政治家:德米特里·古德科夫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冯玉军

2020-05-07 13: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这里所说普京的“孩子们”,并非生物学概念,而是政治社会学概念。他们指在普京执政俄罗斯20多年期间成长起来、开始在俄罗斯政界崭露头角、并有可能在2024年后掌管俄罗斯的新一代权力精英。
2020年3月14日,普京提交的宪法修正案获宪法法院批准,原定4月22日举行全民投票,但因新冠肺炎ballbet体育平台被迫推迟进行。如获通过,普京之前的总统任期就会“清零”,他从理论上将获得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的机会。但俄罗斯国内政治历来波诡云谲,法理上的可能并不代表现实中的必然。修宪不仅没有解决、反而凸显的“2024问题”已经浮出水面。2024年之后,谁将掌管俄罗斯,是大家都热切关注的问题。因此,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教授推出“普京的‘孩子们’”专题系列,与大家共同盘点,哪些人有可能进入未来俄罗斯的权力核心?

【之十】古德科夫·德米特里·根纳季耶维奇
古德科夫·德米特里·根纳季耶维奇(Гудков Дмитрий Геннадьевич,以下称古德科夫),俄罗斯政治家、社会活动家。自2018年6月23日起担任变革党主席。此前,他曾是公正俄罗斯党党员,2011-2013年当选为第六届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议员。担任杜马议员期间,他代表反对派表达对俄罗斯领导层国内外政策的批评。2016年,他在莫斯科的一个单一选区代表亚博卢党竞选第七届国家杜马议员,但未能当选。
古德科夫·德米特里·根纳季耶维奇

古德科夫1980年1月19日出生于莫斯科州的科洛姆纳市。母亲是玛丽亚·古德科娃。父亲根纳季·古德科夫(以下称老古德科夫)是俄罗斯政治家和企业家。古德科夫出生时,他的父亲在共青团工作。老古德科夫1981-1992年在克格勃工作,后以少校军衔退役到预备役,同年创立“Oskord”私人安保公司,该公司在20世纪90年代末成为俄罗斯最大的安保公司之一。
1996年,古德科夫从莫斯科第625学校毕业,进入莫斯科大学新闻系学习。读大学期间他就曾在许多出版社工作,当过一家安保行业报纸《安全》的总编辑,还曾在其父亲公司的公关部工作。
2001年古德科夫从莫斯科大学新闻系毕业,后又在俄罗斯外交部外交学院世界经济系读研究生。
青年政治家
古德科夫的政治生涯紧随其父亲的脚步开始。1999年,老古德科夫代表第106号科洛缅斯科单一选区竞选第三届国家杜马议员,古德科夫当时就成为父亲选举总部的成员。2001年,老古德科夫在第三届杜马选举中获胜并加入名为“人民代表”的议会党团,古德科夫在该议会党团的机关工作。
2003年,古德科夫跟随父亲加入俄罗斯联邦人民党。其父担任该党副主席时,他负责该党新闻处工作。2004年4月父亲当选为党主席后,古德科夫也被提拔到该党领导层,负责制定青年政策,并参与了青年社会院的建立。
2005年12月,古德科夫参加了莫斯科市第201号单一选区举行的第四届杜马补选,但以1.5%的得票率落选。2007年4月俄罗斯联邦人民党并入公正俄罗斯党后,老古德科夫进入该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团政治局,而古德科夫仍负责新闻处工作。
古德科夫父子

2007年4月,俄罗斯联邦人民党、俄罗斯社会民主党、公民社会人权组织、乌拉运动、正义联盟党、生活能量党、青年生命党和另外一些青年团体作为公正俄罗斯党的组成部分加入全俄“胜利”运动。由于古德科夫此前曾负责俄罗斯联邦人民党的青年工作,因此成为这一政治组织的联席主席。2008年4月,“胜利”运动代表大会选举前生活能量党主席尤里·洛普索夫为单一主席,引发了洛普索夫与古德科夫之间的矛盾。
2009年10月,古德科夫在公正俄罗斯党内组织了新的青年团体——俄罗斯青年社会主义者,成员除“胜利”运动之外,还包括俄罗斯生活党、俄罗斯社会民主党、祖国党,俄罗斯退休人员党的青年运动组织。
在2009年6月举行的公正俄罗斯党第四次代表大会上,古德科夫当选为中央委员会委员。2010年,他成为担任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主席的公正俄罗斯党领导人谢尔盖·米罗诺夫的顾问。
不听话的“议员”
2011年12月,古德科夫以公正俄罗斯党梁赞州和坦波夫州党首的身份被选为第六届俄罗斯国家杜马代表。进入杜马后,古德科夫在宪法性立法与国家建设委员会工作,单独或作为议会党团成员发起了43项立法倡议,其中包括:
与伊利亚·波诺马洛夫和奥列格·斯莫林于2014年6月联合提出的《科学与国家科技政策法律修正案》,提出设置针对学术不端行为撤销学位的标准。该法案在2015年1月的一读中被审议,但未获通过。
与谢尔盖·多罗宁、瓦列里·祖博夫、谢尔盖·彼得罗夫和米哈伊尔·谢尔久科联合提出制定实施经济制裁的强制性联邦法律(目前,经济制裁根据总统令而实施)。该提案遭到各党派议员们的批评并于2017年5月在一读中被否决。
建议修订2015年7月通过的《规范非营利组织活动法》,提议取消非营利组织关系中的“外国代理人”概念。他在该提案的解释性说明中指出,列入登记册中的许多机构并不参与政治活动,官方的这一概念涉及面太宽。该提案的审议一再被推迟,到2016年5月被否决。但与此同时,国家杜马批准了另外一项根据普京总统的命令而制定的修正案,从政治活动的概念中取消了科学、文化、艺术、卫生保健、社会服务、支持和保护母亲和儿童、对残疾人提供社会支持、促进健康的生活方式、体育、保护动植物和慈善事业等领域的活动。
2015年10月,与民间倡议委员会共同制定了《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选举法》,建议过渡到以德国模式为基础的混合选举制度,在杜马选举中设置多议员区和选举团。2015年11月,根据国家杜马宪法性立法和国家建设委员会的决定,该法案已送交修订。
古德科夫单独或者与他人联合提交的立法提案绝大多数未获得通过,只有一项与大多数议员一起签名提交的《时间计算联邦法修正案》于2014年7月获得通过。
杜马代表古德科夫

2012年12月,在杜马针对《季马·雅科夫列夫法》的投票中,古德科夫是投反对票的8位议员之一,他反对其中包含的有关禁止美国公民收养俄罗斯孤儿的内容。
在国家杜马通过《俄罗斯联邦接受克里米亚成为俄罗斯联邦新主体法》时,古德科夫是弃权的4位议员之一。随后,他在一家电视台发表讲话进行解释,称他不投赞成票是因为该决定将导致严重的政治和经济后果,而不投反对投票是因为克里米亚事件将引起公众舆论上的冲突,并且也是出于对克里米亚居民的尊重。
2013年3月1日,古德科夫前往美国,其目的是寻找未申报的俄罗斯官员在美房地产信息,并探视收养俄罗斯儿童的家庭。在探访了几个美国家庭之后,古德科夫表示,他在访问这些家庭时没有遇到任何困难。他还指出,俄罗斯大使馆对被收养的俄罗斯儿童漠不关心。
同年3月4日,古德科夫参加了美国参议院举行的题为“新方法还是老方法:普京治下的俄罗斯与美国和欧盟关系”的会议。古德科夫在讲话中对俄罗斯当局针对抗议活动的组织者和领导人采取的手段、俄国家杜马都有所批评。他还敦促美国人公布有关俄罗斯官员外国财产的信息,认为这是帮助俄罗斯开展反腐败斗争。
古德科夫的讲话引起了俄罗斯官方和议员们的强烈批评。他被称为“叛徒”,俄罗斯自由民主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甚至要求以叛国罪逮捕他。2013年3月13日,统一俄罗斯党表示,有必要了解古德科夫在美国的行动,并称“他无权担任议员”。3月15日,国家杜马几位议员合署一份申请,要求对古德科夫国家杜马代表的任职资格进行重新审定。国家杜马议员道德委员会于3月20日对这一申请进行了审议。
反对派活动
2011年冬至2012年春,俄罗斯爆发全国性的抗议活动,古德科夫积极参与其中并成为“争取公平选举集会”的组织者之一。
2012年5月7日,在普京第三个总统任期的就职典礼当天,莫斯科库德林斯卡娅广场举行了未经授权的“公共庆祝活动”,古德科夫曾想将此次活动报请为自己与选民的见面会,以避免拘留示威者。据古德科夫说,在2012年5月8日的一次反对派集会上,他在尼基茨基大道上被非法拘禁。但警方称是古德科夫自己与其他被拘留的人一起去了警察局。
在2012年10月俄罗斯反对派协调委员会的选举中,古德科夫排名第十位。
街头政治中的古德科夫

2012年,古德科夫、伊利亚·波诺马廖夫、作家康斯坦丁·沃龙科夫和反对派协调委员会执行秘书德米特里·涅克拉索夫成立了自由媒体支持基金会,其目标是共同资助创建客观的社会政治电视节目。第一批资金由涅克拉索夫和古德科夫的父亲老古德科夫提供。基金会的第一个项目是列昂尼德·帕尔菲诺夫的12集纪录片《帕尔菲诺夫》,于2013年4月在“雨”电视台播出。按照原来的设想,该节目的前几集由基金会投资,播出后可吸引有兴趣的观众众筹。但这一设想并未实现,第12集播完之后没再续拍。
2013年4月,国家杜马通过一项法案,规定由总统从地方立法会议提议的候选人中选拔联邦主体领导人,这等于废除了地方行政长官的直接选举。对此,古德科夫、伊利亚·波诺马廖夫、瓦列里·祖波夫、谢尔盖·多罗宁和谢尔盖·彼得罗夫向国家杜马提交了一项法案,建议直接选举市长,而不是两级城市治理制度(根据现行法律,市政府官员的选拔程序由地方立法机构决定)。古德科夫到梁赞、坦波夫、车里雅宾斯克、下诺夫哥罗德等城市寻求对其法案的支持。
政党政治
2013年1月,古德科夫参加了名为“反对政治流氓行军”的游行,当时的游行队伍有人举着包括谢尔盖·米罗诺夫在内的一些政治人物的照片。公正俄罗斯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团要求古德科夫在反对派协调委员会和公正俄罗斯党之间作出选择。同时要求公正俄罗斯党党员不要参加本党之外的团体组织的反对派行动。
此前,身为反对派协调委员会委员的奥列格·谢因和兼有公正俄罗斯党党员与“左翼阵线”成员身份的伊利亚·波诺马廖夫也同样面临这样的选择。最终,古德科夫选择留在反对派协调委员会,而波诺马廖夫和谢因选择留在公正俄罗斯党。
2013年3月13日,公正俄罗斯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团根据该党领导人谢尔盖·米罗诺夫的建议,将古德科夫父子开除出党。老古德科夫指责公正俄罗斯党犯了“无原则讨好当局”的战略性错误。
在第七届国家杜马的选举中,古德科夫代表亚博卢党第206号图西诺单一议员选区参选。2016年3月,他签署了亚博卢党的备忘录,承诺接受该党的所有选举安排。另外,古德科夫还声称获得了人民自由党的支持。马克西姆·卡茨成为古德科夫选举总部的负责人。
作为竞选活动的一部分,古德科夫收到了总计4000万卢布(约合人民币381万元)的选举基金。在竞选结束之前,总部曾面临财务困难,但紧急募捐之后竞选得以继续进行。
据俄罗斯内务部称,2016年9月17日,即选举之前的静默日,有55人由于为古德科夫的非法竞选工作而被拘留,竞选总部否认了被拘留者的人数,并否认从事非法竞选活动。
2016年9月18日,古德科夫以20.4%的选票输给了他的主要竞争对手,俄罗斯前首席公共卫生官员根纳季·奥尼先科,后者的得票率为26.04%。此外,亚博卢党进入俄罗斯党派前十名的目标也未能实现。古德科夫和卡茨认为,这一结果是由于投票率低、选民的冷漠和公众对选举的不信任造成的。
2017年,在莫斯科市地方选举前夕,古德科夫和马克西姆·卡茨联合成立了统一民主党,以支持希望进入莫斯科市杜马的人。统一民主党进行了募捐,帮助候选人填写文件,举行各种活动,提供了场所和竞选材料。古德科夫和卡茨支持的大多数候选人都由亚博卢党提名,其余是自我提名人、俄罗斯共产党、公正俄罗斯党、成长党和团结党的代表。
根据2017年9月10日的选举结果,统一民主党成功地帮助266人从1052名候选人中胜出。统一民主党选择的候选人均持反对派意见。
2017年12月22日,古德科夫在亚博卢党代表大会发表讲话,支持格里高利·亚夫林斯基为俄罗斯总统职位的候选人。然而,在总统选举前4天的2018年3月13日,他却突然宣布终止与亚博卢党合作。他解释说,竞选总统期间他没能与亚夫林斯基会晤,因此决定终止与亚博卢党的合作。
两天之后,古德科夫与参加2018年大选的另一位俄罗斯总统候选人克塞尼娅·索布恰克宣布,在原公民倡议党的基础上成立一个新的政党并确认了该党的反对派立场。他们表示,该党将致力于使现任总统普京离任,取消制裁并结束军事冲突。古德科夫说,该党的主要目标是进入议会,即获得2021年议会选举的胜利。他还指出,该党提交国家杜马的提案将包括废除《俄联邦刑法典》中关于极端主义的第282条,以及加强议会对执法机构的监督权。
古德科夫与克塞尼娅·索布恰克

公民倡议党于2018年6月23日举行代表大会并更名为变革党。同时,该党计划以旧名称参加2018年的地方立法机构选举和9月的莫斯科市长选举。
古德科夫希望在莫斯科市长选举中成为唯一的反对派候选人,但是伊利亚·亚辛也计划成为候选人。古德科夫在评论亚辛的计划时说:“实际上阿列克谢·纳瓦尔内对此的兴趣比亚辛高得多,他一直在劝亚辛跟我作对,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
古德科夫也曾试图同亚博卢党讨论在推选共同候选人的方案,但亚博卢党以其是公民倡议党的成员而拒绝了他的建议。与克塞尼娅·索布恰克的结盟为古德科夫带来了更大压力,后者在新党的代表大会召开前夕在其社交媒体账号上表示,既支持古德科夫的候选人资格,也支持现任市长索比亚宁,这在党内外引起了广泛议论。在随后的大会上,索布恰克以自己太忙为由拒绝与古德科夫共同领导变革党,实际上是退出了与古德科夫的联盟。
司法部拒绝承认更名后的公民倡议党和古德科夫领导的合法性。古德科夫对此提起诉讼。但2019年1月28日,扎莫斯科瓦列茨基地方法院驳回古德科夫的诉讼,维持原判。
2019年2月12日,古德科夫在“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接受采访。记者问及在圣彼得堡的选举中是否会与阿列克谢·纳瓦尔内合作,古德科夫称他们的关系正常,表示他准备与其合作。在这次采访中古德科夫还提出让未成年人参与政治的观点。
2019年11月25日,俄罗斯司法部在最高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古德科夫领导的公民倡议党(即变革党)停止活动。
2019年,古德科夫打算竞选莫斯科杜马议员,但被拒绝注册。
2020年3月,古德科夫及其团队成员决定退出公民倡议党。古德科夫解释称,这是因为司法部拒绝将公民倡议党注册为变革党。据猜测,古德科夫退出公民倡议党还有一个原因,即党内对当前政府的立场存在分歧。
2024年后的俄罗斯,会给这些反对派政治家什么位置呢?
作者档案
低油价时代已来临,中国能源“结构性权力”是时候发挥作用了
世局2020|冯玉军:俄罗斯向何处去?这确实是个问题
国关读书会丨冯玉军谈欧亚新秩序:解码冷战后俄罗斯30年
中国能源“软肋”中隐伏的结构性权力,如何转为手中“优势”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俄罗斯,普京,“2024问题”,古德科夫·德米特里·根纳季耶维奇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