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鋆良
南京大学哲学宗教学系博士生

我是南大哲学与宗教学系博士张鋆良,关于犹太人的三千年历史,问我吧!

说起犹太人这个群体,一般中国人都会认为他们很聪明,很富有,旧约圣经、上帝的选民、出埃及记、共济会、罗斯柴尔德家族……关于犹太人的历史似乎一直笼罩在神话传说甚至是阴谋论的迷雾之中。
真实的历史上,“犹太人”这个群体是如何形成的?他们又为何会颠沛流离?上千年的大流散中,在没有祖国和统一语言的情况下,犹太人又是如何维持身份认同的?犹太人和作为国家的以色列之间,又是怎样的关系?我是南京大学哲学与宗教学系博士生张鋆良,主要从事犹太和以色列研究,译有《犹太人三千年简史》一书,如果您对上述问题感兴趣,欢迎来向我提问!
273
思想 2020-07-08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37个回复 共39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关于犹太人的阴谋论都有哪些啊?您怎么样看待这些阴谋论呢?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5个回答

张鋆良 2020-08-06

最早可能源于希腊和罗马时期,作为被征服者的犹太人很自然会受到征服者的歧视。基督教兴起后,这种歧视从简单的民族矛盾上升到宗教层面,犹太人在新约叙事中成了阴谋出卖和杀害耶稣的凶手,被基督教欧洲从古代一直鄙视到现代。这还没完,由于犹太人在欧洲遭受迫害,被剥夺了土地,不得不从事商业和金融业,因此在民间渐渐成了奸商和高利贷的代名词,这些都为后来欧洲发生的种族灭绝悲剧埋下了伏笔。
  客观地说,犹太人自己也有一定责任。一方面,犹太人过于坚持自身民族身份的独特性,在流散地往往显得格格不入,因此常常与当地政府或民众产生矛盾。想象一下,如果你新来的邻居对你不理不睬深居简出,是否会引起你的反感和怀疑,如果你友好地请他来家里做客,他又挑三拣四这不吃那不吃,你是否会更生厌恶?另一方面,犹太人长期在夹缝中求生存造成了他们趋炎附势的投机做派,在欧洲很多地方,犹太人都与当地领主打得火热,有时甚至成为他们的代理人,替他们征收赋税,势必和底层人民发生冲突。再一方面,犹太人精明的商业头脑也使他们常常在与“外邦人”的商战中获胜,虽赢得一时之利,但难免埋下仇恨的种子。此外,欧洲战事不断,底层人民普遍生活困苦,犹太人富裕却没有势力,锦衣夜行很容易成为仇富的靶子。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老师能否具体解释一下“犹太人聪明”这个刻板印象的由来吗?

张鋆良 2020-08-03

“犹太人聪明”与其说是一个刻板印象,不如说是一个起源于19世纪的种族神话,其中诺贝尔奖起着很大的推波助澜作用。我在之前的回答中列出了诺贝尔奖犹太人得主的比例,在爱犹主义(Philo-Semitism)者们看来,这是犹太人聪明的铁证,由此像Charles Murray、Gregory Cochran等一批学者对犹太人智力展开了基因学方面的研究,并得出了可以支持犹太人聪明论的结论。我是文科生,对基因学是外行,很难对他们的研究做出评论,不过从国外学界的一些批评中也可以看出,现代科技正日益成为塑造民族神话的有力工具。
  从起源来说,对犹太人较早的刻板印象并非“聪明”,而是“书呆子”。这是因为犹太人展开大流散后,为了维系身份认同,发展出了拉比犹太教醉心研究宗教经典的传统。许多犹太成年男子不事生产,不与外界交流,以埋首研读犹太经典为终身事业,给外邦人以文弱、孤僻、怪异、死读书的印象。随着犹太人遭受各种迫害,为了生计,犹太人不得不开始从事一些智力要求很高的行业如财会、金融、商业等,并且慢慢崭露头角,这时犹太人由于精通业务,往往使对手占不到便宜,落下了“狡猾”、“贪婪”、“变通”的刻板印象。这些其实是“聪明”的负面表达而已。到19世纪,犹太人问题开始引起全球知识界的关注,从现代文明角度出发,很多知识分子对犹太人的遭遇表示同情,而犹太人也在积极谋求自身的民族解放,开始对冲原来的一些具有反犹主义意味的刻板印象的提法。综上渐渐产生了“聪明的犹太人”形象。这种形象并非表面看上去那样是褒义的,一方面隐含了前面提到的各种负面印象的遗存;另一方面,正如Cochran研究宣称的那样,是对犹太人排外的“近亲繁殖”的隐喻,所以从本质上说仍是种族主义的一种表征。

2020-07-21

犹太人的教育,有哪些值得我们供鉴学习的?

张鋆良 2020-07-22

犹太教育近年来似乎正成为国内商业化炒作的热点,毕竟犹太人中杰出人才的比例出奇的高,似乎说明犹太教育必定有其独得之秘。我个人的意见对此并不否认,但也应注意到犹太成功人士个人经历的多元化和个性特点,许多个案经验并不能复制。此外,个人成功除教育外与身处的社会环境和拥有的社会资源有很大关系,大流散留给犹太人的物质、精神和社会遗产是相当可观的,仅一张遍布全球的犹太关系网络就是许多其他民族梦寐以求却不可得的资源,因此对于犹太教育在犹太人成功学中的真正比重还应冷静评估。
  言归正传,看过一些有关犹太教育的畅销书,大多偏重个案,有时虽然会总结一些特点如家教严格、阅读量大等,但总觉隔靴搔痒,见树不见林。我以浅见曾经也归纳了一些犹太人教育中的亮点,比如“会休息”(安息日教育)、“会思辨会追问重细节”(塔木德中的论辩传统)等,但这些其实看来轻描淡写却都是数千年犹太传统长期积淀下来的成果,对于我们这些“外邦人”来说,虽可借鉴却未必有条件和环境来践行。因此,从实用角度出发,可以从犹太教育中学习的最大经验应是“高投入、会投入”。仅以以色列政府教育投入为例,常年保持在GDP的将近6%左右,最高时达8%,并且非常注重教育与社会生产相结合。犹太人是一个精于算账的民族,花在教育上的钱可以说是一本万利。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0个回答

2020-07-31

耶稣确有其人?

张鋆良 2020-07-31

张鋆良 2020-07-29

先说第二个吧,与其说是个问题不如说是对圣经的评价。尼采说“上帝死了”,圣经既已成文,自当接受各种评头论足,您这么看圣经是您的自由,而且我相信也会有很多人赞成您的观点。我对您所说的“愚蠢”的理解是,圣经里的打打杀杀是上帝视角中的人类之愚。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人的暴力冲突是一拳来一脚去的冤冤相报,从源起到过程都过于盘根错节,所以单方面说谁对谁施了暴是有失公允的。讽刺的是国际舆论中的“政治正确”,几十近百年前,同情流离失所的犹太人并支持建国、谴责巴勒斯坦人袭击犹太人定居点的也是国际社会。巴以闹到现在这样,全世界都有责任。从以色列来说,对灭国的恐惧是真实而紧迫的,以色列国父本古里安就说以色列“打输一场战争就会灭 亡”。正因如此,以色列选择了对所有可能的威胁都进行矫枉过正式的饱和应对的策略。他们确实了解苦难的真谛,但这真谛给他们的首要教训是绝不让苦难再次发生在“自己身上!”从崇尚和平非攻的中华文化棱镜中看出去,以色列确实有狼性的一面,但残酷的丛林法则就是这样,目前如果真要说谁的灭族危险更大,那是巴勒斯坦而非以色列。而我们观察以色列和犹太人,从其生存策略中汲取更有利我们自己的经验教训,远比吃瓜和做道德评判更有价值。不是我们不公道,是丛林世界——至少目前这个历史阶段——并没有公道。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